阿灯

是总武线沿途的路灯w

『我的世界突然坠入爱河』

christmasisland:

//{竹马之不完全影像}


//{眼神黏黏糊糊糊糊黏黏}

【相二】Dear Candy

😭😭嗷!!超开心的吃完小甜文~~感谢发芽超甜超甜的生贺!!超喜欢大老板和小明星设定(花式打滚)

柠檬味碳酸汽水:






*套路的大明星和小老闆
*忙到昏天黑地已經堆糖無能
*給燈燈,生日快樂






“送他的生日禮物啊⋯⋯我想想,他想要什麼呢?之前買過復刻版的球鞋給他,遊戲什麼的平時也會買給他啦,還有一年把自己當禮物送出去了,ふふふ~但是今年送什麼還沒想好,送了的話會在廣播裡和大家匯報的。歡迎收聽今天的レコメン,bye-bye~”



結束今天的廣播放送,相葉飛快地扯過搭在椅子後背上的薄外套,和工作人員道了別後,一溜煙兒衝下樓,鑽進了那輛在夜色中也格外矚目的瑪莎拉蒂裡。

一絲悶熱的夜風順著車窗吹亂了他的鬢髮,但他似乎心情頗好,完全顧不上梳理,手指隨著車載音響中的節奏,在方向盤上嘀嗒敲打起來。

今天是相葉家小戀人的生日,換句話說,也算是自己求婚一週年的紀念日了。回想起一年前那人在電話裡答應自己求婚時的景象,相葉的嘴角就忍不住翹了起來。

雖然禮物還沒想好,但是那個人一向是最體諒自己的。



大大咧咧打開家門,無論多晚一向會為自己亮起的那盞夜燈,卻沒有如往常一般迎接著自己。輕聲喊了對方的名字,屏住呼吸靜靜聽了幾秒鐘,他的小戀人也還是沒有笑著跳出來嚇唬他。

放輕了動作,按亮了玄關旁的燈,相葉趿拉著拖鞋,推開了臥室的房門。

空調沒有打開,室內悶熱的空氣一下子就撲打在了相葉的臉上。他的小和睡著了,但是呼吸聽起來卻並不安穩。眼睛適應了黑暗之後,他一眼就看到了戀人暴露在夜色中白白嫩嫩的肚皮和腳丫。

帶著惡作劇般的心情湊近,可伸出去的手卻在觸到戀人皮膚的一瞬間停了下來,戀人的皮膚正透著不尋常的溫度。



明明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但相葉還是近乎手忙腳亂般地翻找著家裡的退燒貼,撩起戀人的劉海,對方的額頭上已經滲出了一層細密的薄汗。

安頓好對方後,相葉的眉頭不自覺地皺起來。

僅僅因為工作短短出差一星期,對方就把自己的身體搞得一團亂。輕輕關好房門,他終於能夠好好打量一下客廳裡自家戀人留下的“傑作”——

啤酒罐和外賣打包盒被隨手以遊戲機為中心擺了一圈,新買沒多久的坐墊已經被壓得扁扁的,淒慘地躺在它們中央。

一瞬間,一股火就躥到了心口。



轉身回到了臥室,相葉盤腿坐在了戀人的身邊,直勾勾盯了那人的睡臉好一會兒,嘆了口氣,又恨鐵不成鋼地躺下,認命地湊過去,當起了免費“冰袋”。

明天直到傍晚才有拍攝工作,本想著今晚能夠和他的小和來一場久違又激烈的床上運動的,可如今二宮病了,反倒是給了他一個很好的機會去發發呆。

一邊抓著二宮的手,相葉一邊陷入了沉思。



他想起十五年前,他第一次因為氣胸入院治療的時候。

凌晨時分從昏睡中醒過來,頭腦明明還不清醒,但他就是知道,那時那刻硬生生擠上自己的病床,緊緊攔住自己手臂,卻根本掩飾不住自己的顫抖的那個人,是二宮和也。

他又想起六年前,他又一次因為氣胸倒下的時候。

明明高燒不退,意識漸漸陷入模糊,胸口傳來細小的割裂一般的疼痛,但他還是無比清晰地知道,那個在半夜全副武裝、偷偷溜進他的病房,死死抓住自己的手的人,也是二宮和也。



把兩人攥著的手緊了緊,相葉想,這麼多年來,陪伴我度過難關,又走進幸福的,原來都是你啊。



就在覺得身體陷入了軟綿綿的雲朵的時候,相葉已經醞釀到頂點的睡意突然被打斷了——原本安安靜靜睡著的二宮突然側了個身,像撒嬌的小動物一般鑽進了自己的懷裡。

“相葉氏,おかえり。”

二宮的嗓音有些發啞,一半是因為高燒,一半是因為睡意,鑽進了相葉的耳朵後,好像變成了一把錐子,狠狠地扎上了相葉的心口。

“小和,起來把藥吃了再睡好不好?”



黑暗中靜靜等了一會兒,沒聽到對方的答覆,相葉無可奈何地用空出的一隻手輕輕揉了揉對方的頭髮,頭髮已經被汗水盡數打濕,變得服貼卻冰涼。

然後,他感覺那個人又往自己身邊縮了縮,兩人的身體之間只剩下了對方的兩隻小拳頭,剛巧是稍一低頭就能親吻到額前的位置。

他也真的這麼做了,只不過,觸碰到了對方頭上貼著的退燒貼。像是不滿般,他往下挪了挪,夠到對方鼻尖的位置,在蜻蜓點水一般落下了一個吻後,又在夜色裡無聲地笑了起來。

“晚安小和。”



“晚安相葉氏。”



第二天一早,二宮迷迷糊糊地想過來,閉著眼睛感受了一下,頭已經不疼了,但因為一晚上的高燒,鼻腔裡乾澀得難受。本想伸出手揉揉鼻子,卻突然意識到自己身上正搭著一隻手臂,於是他猛地睜開了眼。

近在咫尺的人滿是笑意地看著他,可眼底的疲倦卻根本藏不住。



被相葉按在餐桌旁等待早餐的時候,二宮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瞄了一眼來電顯示的名字,他不耐煩地皺了皺鼻子,又瞄了一眼不遠處那個帶著鵝黃色圍裙和煎蛋作鬥爭的人。

“相葉氏,你今天不工作嗎?”

在得到對方肯定回答的一瞬間,二宮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思索片刻,他接起了電話,借著還有些嘶啞的嗓音耍起了賴來:

“⋯⋯還有些低燒,嗯你今天不用來接我了,中午的飯局你幫我推掉吧,辛苦了。”

然後,便迅速掛斷了秘書的電話,雙手托起臉頰,向著正在裝餐盤的相葉的方向提前準備好了笑臉。非要說的話,和相葉雅紀在一起的二宮和也,用「過份元氣」來形容也絕不算過分。



“小和,你有什麼特別想要的東西嗎?”

聽到這話,二宮瞬間明白了相葉的意思,相葉最近忙,沒時間為他好好挑選生日禮物,這些他都再清楚不過,但他還是歪起頭,停下手裡的動作,故作一副聽不懂的樣子。

“嗯?”

“就、就是⋯⋯你的生日禮物啦。”

看著對方一臉緊張的神情,二宮突然覺得有點好笑,明明他的想法相葉都心知肚明的。



打掃好被自己弄得一團亂的客廳後,二宮呈大字型癱在了窗邊的地毯上,舒服地瞇起了眼,夏日午後的空氣有些潮濕,但融合了陽台上晾曬衣服的洗衣粉味道,竟格外讓人著迷。

然後,他的臉頰突然被人捏起,睜開眼睛,便看到了相葉蹲在自己旁邊。

報復一般,他伸手揪住了對方的一根腿毛,稍微用力,果不其然,看到對方因為吃痛而迅速皺起來的臉,正打算得意開口嘲笑一下對方,便被對方pia了頭。

“感冒了還躺在窗邊吹風,二宮和也我看你是不想好了,趕緊起來。”



不情不願地翻了個身,變成了趴著的姿勢,二宮突然嗅到了一絲水果的清甜。悄咪咪探了探頭,果不其然,相葉身後的茶几上正擺著幾塊切好的西瓜。

其實一切都和他們小時候的夏天沒有區別,他,相葉氏,遊戲機和西瓜。

他仰起頭看著相葉。

“相葉氏,我想好我想要的禮物了。”

“嗯?”

“你陪我打遊戲吧,我們好久沒一起玩過遊戲了,就像我們小時候那樣,吃著西瓜吹著風扇,靠在一起一整個下午。”說著說著,他突然覺得鼻子一酸,趕忙低下頭,再不肯抬頭多看相葉一眼。



時間好像安靜了很久很久,直到大顆的雨點突然噼哩啪啦砸落在馬路上,他聽到相葉說了一聲「好」。

下頜被對方的手略帶強硬地抬了起來。

他咬著一邊的嘴角,對上了相葉的眼睛,然後他驚訝地發現,對方笑著紅了眼圈。兩人無言對視了一會兒,默契地忍不住笑出了聲:

“相葉氏你一個三十多歲的大叔在這裡矯情什麼啦!”

“我哪有!而且你不也一樣!”



“那說好了喔,你不許反悔,我說玩多久就玩多久。”

嘴裡被塞進一口西瓜,他含含糊糊地說道,即便覺得自己無比得寸進尺,但他還是猶豫著說出了口。

緊接著,坐在自己身旁的那人放下了手裡啃了一半的西瓜,嘴都顧不上擦,從茶几下抽出了紙和筆,刷刷寫下了幾行字:



「親愛的二宮和也先生,為表誠意,現給您送上相葉雅紀先生一輩子的時間支票一張,望您查收。」



彆扭著接過這張紙,但是卻根本掩飾不住嘴角的喜滋滋,他清了清嗓,裝作一副很嫌棄的樣子,飛快地把這張紙裝進了自己上衣的小口袋。

“那我們現在就開始吧,大明星相葉雅紀先生的寶貴時間,我可一秒鐘都不想浪費。相葉氏,我和你說,這裡超級難的,我昨天⋯⋯”



盯著那人碎碎念個不停的嘴巴,相葉突然後悔了起來,然後他二話不說一把把對方扛了起來,不顧對方胡亂踢動的腿和在自己胸前作亂起來的手,直接就把二宮扔到了床上。

畢竟是難得的休息日,你這麼有活力,那我就不客氣了。

“小和,我們先來玩個別的遊戲吧。”

他從正上方盯著那人慢慢變紅的臉,露出了一副勢在必得的笑臉,更加惡意頂了對方一下。他想著,大概做什麼都是一樣的,打遊戲也好,在家吃飯也好,一起說笑也好,對於二宮來說,只要是兩個人在一起,就足夠了。然後,他就看到了對方的眼神突然變得清明了起來,脖子旋即被環住了。







他俯下身,和對方交換了一個西瓜味兒的,獨屬於夏天的綿長的吻。


















无聊翻手机突然看到很久很久以前截得这几张MS的图
😌小甜饼

【相二】Listen

quq发芽就是小甜饼

柠檬味碳酸汽水:

*完全不甜的甜餅配方


*名字源自OOR和艾薇儿的Listen(敲好听,可我不会插音频


*逆年龄操作


*傻白甜高中生x神秘天才研究員


*給我的灯宝宝 @阿灯 














相葉雅紀升入J高的第一年,學校里流行起了一款打怪獸的遊戲,不論是課間還是午休,都隨處可以見到聚在一起捧著手機高聲喊著可愛的女生們。


 


這是一款由知名手游開發商H社最新推出的戰鬥向養成類音游,玩家可在系統提供的11名男性“superman”角色中選一位作為主要的養成對象,通過不斷培養與所選角色的親密度,增強其戰鬥力,帶領其他superman,在音游環節配合玩家與音樂怪獸戰鬥。


 


一開始,相葉和學校里其他男孩子一樣,對這款養成類的遊戲十分不屑一顧,畢竟不管是養成偶像還是養成超人,終歸都只是花式圈錢騙騙少女心的養成遊戲罷了。


 


但是,眼見著平時一放學就圍在籃球場為自己尖叫為自己加油的女孩子們紛紛轉向遊戲的懷抱,相葉不甘心了起來。週五那天放學,他破天荒沒有直奔籃球場,而是徑直跑回家裡下載了這款遊戲。










抱著無所謂的心態註冊好賬號,相葉閉著眼睛隨便點了一個初始角色,幾秒后,沿著耳機線傳來了一個軟綿綿但是又明顯不耐煩的聲音:


 


“凡人さん,いらっしゃいませ——”


 


相葉聞言睜開眼,屏幕上一個穿著紅藍超人制服的人正面無表情,懶懶散散地朝自己揮著手。順著指引,相葉戳了戳那人胸口上大大的字母“N”,然後系統biu地彈出了資料框——


 


姓名:二宮和也


代號:No.617


技能:小尖嗓聲波


愛好:ゲーム和ハンバーグ


目前親密值:0


 


「觸摸你的superman可以增加隨機增加親密值哦。」


 


看到屏幕上提示的下一步新手指引,相葉不禁感到一陣惡寒,不過他還是耐著性子按照指示輕輕No.617身上點了幾下。突然,屏幕上原本興致缺缺的No.617瞇起眼睛笑了起來,嘴巴抿成了可愛的弧度,做了個wink之後咻的一下,變成了Q版的小人,捂住臉原地轉了兩個圈兒,沒過幾秒後又啪地變回了原來冷冰冰的模樣,彆扭地扭過頭說道:


 


“我是No.617,你呢?”


 


屏幕上小人兒短短半分鐘內的反應,讓相葉看直了眼睛,他一個沒忍住,和那些之前一直讓他很不屑的女孩子一樣,驚歎了一聲「可愛い」,然後迅速地在输入框里敲下了「相葉」兩個字。










凌晨兩點,二宮和也打著哈欠推開了監控室的門。還沒等邁出幾步,坐在自己分屬區幫自己處理日常操作事宜的staffさん便一臉討好地迎上來:


 


“不愧是二宮さん,今天又有好多新玩家選了No.617,這個月又可以拿不少提成了。對了,有幾個新的男性玩家,裡面還有個長得挺好看的,染著一頭黃毛兒,和往常那些看起來油膩膩的不太一樣,說不定會是二宮さん你的菜。”


 


“哦?是嘛,今天也辛苦了。接下來的工作交給我就好了。”


 


送走了staff,二宮抻了抻脖子,骨頭發出了嘎嘣一聲響,然後他貓著背走向了監控台。按下回放鍵,他一眼就看到了染著黃頭髮的相葉的臉,心理默默感歎了句「ピュア」之後,毫不猶豫地把那個玩家的操控線接入了自己手機裡的操控系統。


 


「反正最近正好無聊,請多多關照了,相葉さん。」










到底是平時就愛玩的男孩子,什麼類型的遊戲都上手很快,短短幾個月,相葉不僅飛快地提升了No.617的戰鬥技能,而且還破天荒地氪了金,No.617的卡冊漸漸豐富起來。


 


除了集齊各種常規卡之外,這幾個月的活動角色限定卡相葉也基本都有。看著卡冊里穿著各種各樣可愛衣服的No.617,相葉覺得滿足極了,每天樂此不疲地給看板上的No.617換各種衣服,樂此不疲地玩著「摸摸樂」,聽著全部解鎖的角色語音甚至覺得心情都好了起來。


 


更要命的是,相葉覺得自己手機里的No.617好像活生生地存在著,每次自己在對話框敲下一句話,對方的回應都完全不像出自系統自動回復之手。另外,雖說自己可能手氣比較好,但是卻每一次都能抽到No.617的高星活動卡池限定。


 


不過天然boy並沒有再多想,只把這歸結于人工智能和運營方的良心,以及那麼一丟丟的巧合。










其實,這遊戲是H社與研究所合作進行的地下秘密研究項目,目的是為H社新產品的研發獲取一手的用戶信息。當玩家下載并運行該遊戲時,手機就會自動運行捆綁在遊戲內部的*A病毒程序,開啟前置攝像頭,將玩家畫面傳輸到研究所的監控系統中。


 


二宮是該研究所的核心程序開發人員,在這次的合作項目里擔任首席技術支持。因為二宮平日就喜歡玩遊戲,所以H社高層便乾脆指示下去,按照二宮的樣子在游戲裡創造了No.617,并根據選擇No.617作為初始攻略角色的玩家數量為二宮提成。


 


好巧不巧,在被監視著的十幾萬的玩家里,相葉被二宮一眼相中了。










那天中午下課後,相葉獨自爬上樓頂,一邊吃著便當,一邊打開了遊戲。


 


手機還剩最後10%的電量,正午的溫度太過溫暖,頭頂的陽光直直地照射下來,打在相葉金燦燦的頭髮上,讓他舒服地瞇起了眼睛。其實對他來說,遊戲本身早就沒興趣再玩下去了,只不過是遊戲看板上頻繁朝自己wink的No.617太過可愛,讓人忍不住每天都逗一逗。


 


他挖了一大口炸雞塞到嘴裡,正打算在和No.617的對話框里打字,卻突然被人從背後拍了一下。他趕忙回頭,卻看見自己的兩個好友正抱著手臂一臉我惋惜地看著自己。


 


“相葉ちゃん,看你每天中午抱著手機鬼鬼祟祟跑上天台還以為是迷上了多漂亮的女朋友,搞了半天就是在偷偷玩過氣養成遊戲??”


 


聽了這話,相葉急急忙忙站起來辯解:“才不是什麼過氣遊戲啦,超有趣的”,結果一不留神打翻了本來好好放在腿上的便當盒,麻婆豆腐的湯汁撒的到處都是,在相葉深色的制服褲子上留下了顏色更深的污漬。










手心里一直握著的手機響起了電量不足提示音,相葉拿起來看了看,長歎一口氣切出了遊戲界面,然後撓了撓頭髮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


 


“沒有什麼漂亮的女朋友啦,硬要說也是可愛的男孩子。”










當晚,相葉盤腿坐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包裹成一個粽子,只露出一雙寫滿了煩惱的圓圓杏眼,對著遊戲看板上的No.617發起了呆,耳朵里不斷迴響起中午櫻井那句「迷上了漂亮的女朋友」。


 


「放著那麼多可愛的女孩子不喜歡,喜歡一個遊戲角色算什麼啦」,想著想著,他突然醒悟般突然伸出手拍了拍臉,又甩了甩頭髮,做了個深呼吸,然後痛快地關掉了遊戲界面。










從一整個晚上相葉打開遊戲卻沒進行任何遊戲操作開始,畫面這頭的二宮便感到不安极了。他一邊盯著手機,一邊抓著剛從冰箱里拿出來的冰冰涼的啤酒罐在臉頰上煩躁地蹭來蹭去,臉頰上的肉隨著溫度和動作開始泛起了大塊的紅。


 


監控器的畫面突然變黑了,二宮點了點屏幕,又看了眼時間,意識到今天的相葉好像真的很不對勁。他回想起剛才相葉的種種舉動,叹了一口气,撥通了松本潤的電話。


 


“J,幫我查一個人的信息。”


 


“哦?真難得,Nino你竟然會對人感興趣……嘖,還是個男的”,看著二宮發過來的照片,松本聳了聳肩,手指快速在鍵盤上敲了敲,“相葉雅紀,17歲,J高的學生,还染了一头金髮……Nino要是感興趣我直接幫你在他家附近找個住處?”


 


“嘛——也不能說是感興趣啦,就是覺得怎麼說也是給“我”氪金,那就拜託J你了。對了,我看之前和H社合作的遊戲數據也差不多了,時間長了麻煩也多,你和那邊說說吧。”










兩天之後,相葉終於還是耐不住對No.617的想念,趁著吃早餐的時間打開了遊戲,但沒想到,初始界面的一段話卻給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經過與各位的共同奮戰,世界終於迎來了和平,superman們也要回到屬於自己的星球了,非常抱歉,但各位守護者們,相信我們終會有再見面的一天。」


 


“617ちゃん……我、我還沒和你說再見呢……”


 


這麼想著,相葉懊惱地抓了抓自己本來就睡得亂七八糟的頭髮,腦子裡滿滿都是No.617笑時嘴角微揚的樣子。懊惱到顧不上美千代媽媽端過來的的奶油麵包和牛奶,直接抓起了書包,準備等會到學校好好找“罪魁禍首”的櫻井和大野算算賬。










可一打開家門,相葉卻愣住了——


 


院子的門外站著一個捧著一盒點心的人,正带着一脸的诧异微微抬头看着自己,那人嬌嬌小小的個子,那人的貓背,那人的眉眼和下巴痣,都和617ちゃん那麼像。










“你好,我叫二宮和也,是新搬來隔壁的鄰居,請多多指教。”


 


相葉看見那人朝自己揮了揮手,又聽見那人的名字,心突然不受控制地劇烈跳動起來,他突然眼眶一酸,然後定了定神,揚起一向元氣的笑臉,朝那人走過去,拉開院子的門,向對方伸出了手:


 


“你好,我叫相葉雅紀,請多多指教。”










很快,相葉發現那個名叫「二宮和也」的鄰居確實太像那個名叫「二宮和也」的No.617:一樣的喜歡遊戲和漢堡肉,一樣的能毫不費力地明白自己每一句話的意思,一樣的容易害羞和彆扭。


 


於是,他決定要好好試探一下這位“神秘”的新鄰居。


 


接下來的一個月裡,相葉每天都用諸如“沒帶鑰匙”、“家裡沒人”之類的理由變著法兒地擠進二宮的家門,而二宮倒也由著他胡鬧,不光提前在家裡備好了各種果汁汽水小點心,還給了他一串備用鑰匙。


 


一來二去,原本說要主動試探的那一位反而變成了賴在二宮家沙發上的懶骨頭。不用上課的時候相葉就纏著二宮一起打遊戲,週末還會把二宮從床上生拉硬拽帶出門打棒球,甚至還放肆地邊枕著二宮肉乎乎的肚子邊抱著餅乾罐吃起來,然後趁著二宮發火之前把地上的餅乾碎屑收拾好。










不過也不是全無收穫,畢竟那一次相葉癱在沙發上半夢半醒時,他感受到了觸碰在眼皮上的軟軟的嘴唇和溫熱的鼻息。










事情真正敗露是在二宮生日那天。


 


因為是臨近期考的週六,二宮實在耐不過,便答應了幫相葉補習理科的要求。早上八點,相葉一手抱著一摞厚厚的參考書,一手拎著兩人份的、還冒著熱氣的早飯,滿臉寫著期待地走到二宮家門口。可還沒等騰出手掏鑰匙,就聽見房子裡傳來了激烈的爭吵。


 


“我說了我不打算繼續做下去你聽不懂嗎?”


 


“二宮さん,617的人氣那麼高,油水您也賺了不少,現在說不幹就不幹,是不是不太仗義啊?不過,到時候事情曝出來咱們可誰都別想洗乾淨。”


 


“是嘛小林總經理,正好我也想去貴社轉轉,有份兒大禮想送給貴社各位董事們都看看,之前研究所監控玩家數據的時候,順手還挖了個大寶,不知道他們對您和敵對公司社長歡愛的視頻有沒有興趣。”


 


“二宮和也你——”


 


到這裡,相葉已經完全不想聽下去了,他把懷裡的東西直接扔到地上,掏出鑰匙打開院子的大門,隨手抓起門邊放著的球棒,然後把房子的鑰匙插進了鎖孔。


 


他知道,他的No.617陷入了危險。然後突然,房子的門被裡面從打開了,門板差點撞到相葉身上——










一個穿著整齊的西裝三件套卻滿臉油光的中年男子咬牙切齒地從房子里走了出來,一邊走還一邊氣沖沖地「哼」了一聲。之後,相葉看見了面無表情的二宮走了出來,那樣子和他第一次見到的No.617一模一樣。


 


相葉扔下球棒,急急忙忙地跑到二宮跟前,一把把二宮抱在了懷裡,一遍一遍地說著你沒事太好了。而二宮掙扎了一下之後也好像突然失去了渾身的力氣,整個人癱軟在相葉身上,不停地重複著對不起。


 


直到相葉的肚子發出咕的一聲,兩個黏在一起的人才如夢初醒地從對方的體溫中掙扎著分開。二宮彆扭地扭過頭,咕噥了一句「先進來再說」便轉身回了房子里。


 


回味著二宮身體軟綿綿的觸感,相葉覺得自己的心又開始砰砰地劇烈跳動起來,於是他小跑幾步到門口撿起書和裝著早飯的盒子,轉身跟著二宮的腳步一溜煙兒鉆進了二宮的家裡。










等二宮把一切和相葉解釋清楚已經快到中午了。


 


這期間,兩人坐在沙發上,一邊聊著事情的起因和經過,一邊互相表露著心意。相葉很快接受了二宮的道歉,然後仿佛在對待一件失而復得的寶物般又一次摟緊了二宮。


 


對二宮來說,這是從小到大第一次被從背後抱著。相葉比自己高大太多,所以只要輕輕一扭頭,耳朵處的皮膚就能輕易感受到肩膀上傳來的相葉的呼吸。


 


後來兩個人乾脆什麼都不再說了,就那麼安靜地擁抱著。二宮覺得相葉那年輕有力的心跳正一下一下地砸在自己後背的皮膚上,把熱量傳送到自己身體的每一個角落,自己大概就快要燒起來了。










突然,他回想起了剛剛見到相葉時他手裡拎著球棒、俨然一副要和小林拼命的樣子。於是,他費力地扭過身,用力地pia了一下相葉的頭,對著擺出委屈狗狗狀表情的相葉皺起了眉:


 


“バカ!玩遊戲玩上癮了你以為你是superman嗎!”


 


看著二宮明明帶著怒氣卻亮晶晶的眼睛,相葉萌生了要一直保護對方的勇氣。然後,他稍微用力把懷裡的二宮整個人轉向自己,直直地和二宮對視著,越湊越近,最後在二宮笑出聲前,對著二宮勾起微微弧度的貓唇親吻了下去。


 


“以後的日子Nino就放心吧,你的Aibaman一定會保護好你的。”